yzc88亚洲城

亚洲城最新官网网

    首页 > 特种作战 > 部队与人物
  1. 内容

第75游骑兵团的进化:直属侦察分遣队

第75游骑兵团的进化:直属侦察分遣队游骑兵团直属侦察分遣队,也叫RRD,成立于1984年十月,由团指挥官直接指挥,并帮助团指挥官和他的S2(情报官员)在制定作战计划时填补情报缺口。到

image001.jpg

第75团的进化:直属侦察分遣队

团直属侦察分遣队,也叫RRD,成立于1984年十月,由团指挥官直接指挥,并帮助团指挥官和他的S2(情报官员)在制定作战计划时填补情报缺口。

到了1995年,RRD共下辖3个侦察队,每队由6名组成——就跟越南战场上的远距离侦察巡逻队一样。三个营各自辖配一个侦察小组来执行侦察任务。第1侦察队隶属团1营,第2侦察队隶属团2营,第3侦察队隶属团3营。每个队的队长都可以是一等军士(e-7),但通常情况下由中士(e-6)担任。RRD的指挥架构由6名成员组成。包括一名上尉(o-3),一个主管军士(e-8),两个通信士官,一个训练士官和一个行动士官。在第75团中,RRD由S2指派任务。

那时RRD存在的目的就是经过严格的训练后在敌人的机场进行侦察活动。潜伏在隐秘的观察点,他们可以侦察敌人的防御措施,分析地形,观察敌军的动向,并记录天气报告,所有的这些情报都可以通过无线电传回后方。但是,在这个时候,RRD也带有一些不吃香。在20世纪90年代,乃至全球反恐战争中,年轻的们很难通过尝试通过选拔来进入RRD。

在团中,很多的志愿就是到步枪连队去当一名副排长,这当然是个很好的志向,这也是团的基石型岗位。然而,由于这一点,很多人觉得去RRD会干扰他们的职业发展,毁掉他们晋升的机会——他们甚至原本可能会领导一个排。在90年代中期,也有很多关于RRD的负面传闻,主要是因为侦察分队在训练时经常搞砸锅。

许多年轻的没有意识到的是,这是因为团部对RRD采取了高标准严要求,试图激发RRD的极限,看看这群战士到底能达到一个什么样的高度。

在这个过程中,他们的侦察训练任务经常遭遇各种各样的艰难困苦,但是这使得侦察队能够从他们的错误中吸取教训,并一次次激发出自己内心深处的力量,培养出卓越的能力。当年,特种作战的理论还处于摸索和发展时期,并不像今天这么成熟,团也要自己去尝试,去摸着石头过河。

另一个让对RRD望而却步的问题是——让我们面对现实吧,大部分的都是踢门型的肛正面,而侦察这种类型的任务并不适合所有人。

在1997年初的一次联合准备演习之后,事情开始发生变化。

在联合准备演习中,有许多地方可以让RRD一展身手,其中一些非常敏感的任务。但RRD处于一个边缘化的状态,他们在演习中一直处于被晾的状态。不用说,这肯定不是团指挥官的意思。

有一段时间,RRD的前途看上去乌黑锃亮,而别的部门,比如陆军情报支援队,却能接到不少侦察的活。团的指挥官,威廉·莱斯津斯基上校,不甘心团里的兵尖子就这样被晾。他对RRD说,他希望要能看到的目标,因为他们比任何人都更了解的任务和使命,并且知道在侦察的时候要把什么样的信息传给上级。他指示RRD换个角度再审视一下自身的的组织和装备清单、基本任务列表、他们的选拔过程和培训资料。这个团的指挥官告诉他们:如果变革是必要的,那就去义无反顾地去做,让自身强大起来就不会出局。

RRD中有三名工作人员负责这个项目。第一个变化是:去掉那个那个颇具特色的“高大紧”发型。传统的发型只是降低了他们的灵活性。

接下来,两个RRD成员对选拔过程进行了彻底的检查。其中一名曾参加过另一项特别行动选拔课程,并了解他们是如何运作的。这启发了他们使用地面导航作为测试和选拔RRD候选者的工具。在候选者背着厚重的帆布包进行选拔的时候,地面导航并不是真用来测试他们的陆地导航技能,更多的是扮演一个压力的源头,来看看当他们累了或者在荒野中独身一人的时候,这些年轻的是如何表现的。

以前,RRD选拔流程是一个体能测试、一个长行军、一个心理学测试和一个队内商讨。现在,RRD在佐治亚州的达洛尼加进行地面导航选拔。这是与第五训练队相协调的——它管理着备受欢迎的学校山地课程,提供食宿,等等。在选拔中,候选人每天必须要达到几个点,用地图和指南针来找路。RRD并没有设定出一个具体的时间标准,只是看看学生们是如何自主操作的(而且是在没有得到任何反馈的情况下)。其他的测试项目包括记忆游戏等等。

一旦候选人到达了地面导航课程的最后一站,他们就被要求进入一辆面包车,然后被赶到一个地方,在那里他们必须进行最后的分级任务:一个隐秘的侦察训练行动。

在选拔课程结束的时候,候选人会被允许稍事休息,直到JSOC的心理学家来跟他们进行谈话,然后由RRD组织一个评估委员会来决定他们是否想要选择这个候选人。

一旦被选中,被选中的将参加侦察训练课程,也叫RTC,成为团直属侦察分遣队的成员。课程从一开始就教他们如何建造藏身点、使用无线电和其他关键技能。与此同时,在RRD中,士官正在尝试从训练列表中去掉一些项目。例如,每个侦察队都有两个战斗潜水员的位置,这看上去好像没什么卵用。当他们已经需要具备若干的技能,他们需要把有限的精力投入到性价比更高的项目中,比如高跳低开,现在被称为“军事自由落体”跳伞。最终,战斗潜水员被取消了。

RTC还包括在课程结束时进行的累积练习。训练员还在游说团部批准驾驶训练,包括提供民用车辆和服装津贴,因为RRD的成员们已经越来越频繁地穿着平民服装。他们还想要从18个行动人员扩编到24人,以创建一个额外的侦察队。

这个世界变化很快的,RRD发现自己慢慢变成了JSOC的小弟,而不是在团手底下混了。

很多人都知道,JSOC在20世纪90年代末在波斯尼亚进行抓捕行动。大多数人没有意识到的是,这些事RRD也有份。尽管RRD从没有成建制地被投放到波斯尼亚,但确实有单兵参与了相关行动。他们在波斯尼亚的任务之一是熟悉地形,在10天的时间里,RRD和JSOC的行动人员在全国各地驾车了解行动环境。

RRD一直在持续地发展,当他们在2005年左右正式配属JSOC时,他们的努力终于得到了汇报。该单位已被重新改名为团直属侦察连(RRC)。本文中的信息是历史的重要组成部分,但从情报的角度来看,这些细节已经过时了,关于RRC的更多细节则处于保密状态。


相关推荐
    加载中...